|   设为首页  |  加入收藏 | 
本溪市第十二中学
  王校长  
 

       

【盘点】已是血海的在线英语培训战场,B 端服务商的春天来了?

时间:2017-04-13   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   作者:本溪十二中

  

  图片起源:pixabay

  芥末堆 怡彭 4 月 12 日报道

  2016 年是在线教育们追求营收的一年,而其中最吸引眼球的可能就是在线外教一对一了。不论是51Talk 美国上市还是 VIPKID 完成的十亿营收,都是教育创业者们所希望的目标之一。

  这是一座已杀成血海的金矿。仅仅是遍布街头巷尾的广告攻势和名堂翻新的营销玩法,就已消耗了巨量的资金。对于新入者来说,入场的大门简直已经被几家“巨头”封闭——已经很难说服投资人押注一个同类型的新团队。

  但是,英语教育也并不是只有这一场“戏”可看。随着市场对“在线”的逐渐接收,培训机构与公立校对互联网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。2017 年 2 月 9 日,外教师资平台“微语言”宣布获得 5000 万人民币 A 轮融资;两个月后,同为向教育机构、学校提供在线外教的飞博教育也获得了 2000 万元的新一轮融资。

  在 To C 之后 ,面向 B 端的在线外教成为了新的战场。而 To B 的英语培训服务还远不止于此。

  政策市场双驱动,催熟 To B 英语赛道

  事实上,To B 的英语教育服务并非今年才开始受到关注。除以上两家在线外教供应商外,许多 B 端英语类服务商都获得了投资,其中不乏金额亿元以上的案例:

  • 2015 年 2 月,一起功课获 H Capital 领投,淡马锡、DST 温柔为资本跟投的 1 亿美元 D 轮融资;

  • 2016 年初,盒子鱼获 3000 万人民币 B 轮融资,并在当年底宣布获得 B+ 轮融资,金额未泄漏;

  • 2016 年 4 月,为留学语言培训机构提供测评、教学体系及管理系统的“爱赛达课”获得由 ATA 领投的 Pre-A 轮融资;

  • 2017 年 1 月,向英语培训机构输出在线学习应用的“CC英语”宣布取得湖畔山南的数千万元 A 轮融资;

  资本的“看好”绝不是没有理由。不管是政策风向还是市场需求,都让线下培训机构和公立学校涌现了对在线教育的需求。

  1.培训机构:从竞争到“融会”

  “就靠一个像 QQ 视频一样的东西,真的要革了我们的命吗?”一位线下培训机构的校长曾提出过这样的问题。只管在大多数二、三、四线城市,互联网公司们还没有形成对机构们的市场竞争,但危机感的种子早在几年前就已种下。随着在线教育公司们不断扩大融资与收入规模,“如何拥抱互联网”已经成为部分机构管理者正在思考的命题。

  与此同时,新兴企业们狂轰滥炸式的广告攻势,和媒体对“哑巴英语”长年累月的报道,也让消费者的需求逐渐产生变化。找外教才干学好英语,成为部分消费者心中的“政治正确”。但身在中国又有授课能力的外国人究竟有限,这是摆在所有机构眼前的问题。而即便可能找到外国人,较高的薪资、授课质量管控、新的教学体系以及管理本钱,也让新开“外教课”不一定是一门好生意。飞博教育和微语言所瞄准的,正是机构们的这一需求。

  对于一部分机构老板来说,互联网甚至成为其在市场中竞争的重要工具。为佳音英语开发在线外教系统的产品总监李望舒以为:“机构们最关怀的是招生,最想进步的是客单价。但这是一个服务同质化的行业,你必需要给消费者一个为高价买单的理由。”

  巨头企业向二、三线城市渠道下沉,市场竞争加剧的现状,也成为互联网进入培训机构的伟大推动力。目前,不论是外教平台、在线学习系统、课件、教学体系或治理系统,市场规模都在不断扩展。

  2.公立学校:高考改革成风向标

  相比于课外培训,占据学生大部分时间的 K12 公立学校是更广阔的市场。但在此前的几十年间,除教育信息化、教具供应商等硬件厂商外,以提供服务为主的贸易培训机构们几乎从未获得进入公立校的“门票”。而这一次,国家推动的高考改革带来了新的机会。

  在浙江、上海率先试点后,高考改革行将进入全国范围的推广阶段。尽管各地的终极方案还未完全肯定,但更加重视听说能力、加入口试成为了统一的方向。

  对此反映最敏感的是市场,在线少儿外教英语 2016 年的暴发便是很好的一例。而在高考指挥棒之下,公立学校也在不断“进化”,选课走班、综合素质评估等等都已有许多案例。但详细到英语学科,转变并不轻易。

  微语言开创人朱春娜告知芥末堆,大部分公立校的师资并不能知足新高考在据说才能上的要求,而外聘外教老师也并不是一个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推广的方式。真因如斯,她的公司自去年开端切入公立校市场,为中小学提供在线外教课程。

  不仅是外教,随着技术的发展,语音辨认、在线作业、大数据等多种技巧也都开始逐渐应用在公立学校的英语教学中。依据国务院公布的数据,我国中小学的互联网接入比例为 87.5%,装备多媒体教学装备的比例为 56.6%。近几年的教育信息化建设,为 To B 企业进校园打下了很好的硬件基础。

  最好的消息可能仍是制度通路的买通。2015 年底,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教育信息化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现,要“培养社会化的资源服务市场,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,激励有资质的企业、机构开发优质资源、提供优质服务”。多位与公立校业务相关的企业负责人都曾表示,“购置服务”方式被认可,为企业带来了辽阔的市场机遇。

  八仙过海:服务与模式各不同

  实在,教育行业的 To B 模式早已非常成熟。寰球最大的教育集团培生,也正是以教材出版和考试服务为主要业务。而在“互联网”时代,面向英语学习的“ To B ”进化出了许多不同的模式。面向 C 端的服务可能可以简略地分类为班课、一对一与学习工具。但英语教育的 To B 模式却要更复杂一些。按照服务项目、获课方式和盈利模式三个维度,可以发现企业们的“玩法”各有不同。

  1.提供服务不同

  最为直接的,就是将传统教材转变为电子教材,并加入互动、音视频等元素。在这一方面,创建于 2010 年的爱乐奇已在全国拥有 5000 多家合作机构;而贵州最大的英语培训学校“CC英语”也在将其积累十余年的内容资源 APP 化之后,在一年内签约了四百余家配合搭档。

  而飞博教导、微语言等在线外教平台,供给的则是外教课程。直接向机构和学校输出带有教学体系的在线外教课程。据此前颁布的数字,两家已经拥有了数百甚至上千家协作学校。

  在公立校中,也呈现了“互联网模式”。一起作业与盒子鱼两家公司,均以提供校园场景下的免费产品起家,在积聚下大批学生用户后,通过在线外教课等增值服务变现。在“政府购买服务”的流程、法规尚未完善的情形下,B 端引流 C 端变现是可能的门路之一。

  在教学与学习之外,管理也是 B 端企业的切入点。以测评产品起家的爱赛达课去年推出了新产品“ceceXY”,一款以数据服务、课程体系与内容服务为基本的教学管理平台。据创始人桂淳表示,该产品可以将内容、作业、上课、测验、监管等传统机构运营管理的所有环节都实现数据化。

  可以看到的是,师资、教学体系、学习工具等以不同服务切入的企业,已经开始有了“融合”的趋势。例如外教资源提供商也会为客户机构提供内容与教学工具的服务。今年二月获数千万 pre-A 轮融资的“有教未来”,就会直接向机构提供“欧美外教直播中心+美国主流课程解决计划+线上实境课堂”的打包服务。

  2.获客方式不同

  面向培训机构的招商会、发布会等自不用说,公立校依然是最难攻坚的部分。目前,企业进入公立校的方式包含通过教委、教研员等上级部门、吸引老师(免费产品)以及借用硬件厂商渠道等。

  上级部门是企业是否进入学校的重要决议者,在近期更为人所关注的“教育信息化”赛道中,政府关联也是决议企业成败的要害因素。而如盒子鱼一样的免费产品,也会把重点关注在实际应用者老师身上。利用老师的口碑流传,来实现用户规模的倏地扩大。

  而对于资源不足的初创企业来说,借助各地已有的渠道方也是可行的方式。对于各地的信息化平台、硬件商以及专门的教育渠道来说,在线英语相关的服务往往是其自身不具备的,因此也很愿意将相关服务参加到本人的售卖选项中。

  3.盈利方式不同

  由于提供的服务各不相同,各家企业获取收入的模式也有所差别。提供系统及教学内容的企业通常会凭借产品直吸收费,而提供免费工具的企业需要对免费用户进行付费转化,外教供给商则依照课时收取费用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直接受费的 To B 产品包括了按时间买断式和分成式两种模式,两类企业的产品和运营作风完全不同。

  有观点认为,在 C 端接受度到达一定水平后,B 端服务的春天才会到来。但与 C 端服务不同,大部分 To B 服务的边际成本并不会随规模扩大而大幅度减小。在今后几年的竞争中,规模扩大速度和售后的服务能力,获将成为竞争的最重要指标。

Copyright 2012-2014 Powered by bx12z.com,本溪市第十二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.

本溪市第十二中学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3560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