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  设为首页  |  加入收藏 | 
本溪市第十二中学
  王校长  
 

       

毁掉下一代的不是外卖而是我们片面的环保观

时间:2017-09-22   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   作者:本溪十二中

一种新产业的涌现可能带来新的污染,但并不意味着旧产业就是纯洁的天然环保。那种以为在农耕文明时代,人们“诗意的栖居”就毫无污染,只是一厢宁愿的理想。

最近,一篇堪称犀利、热辣的网文火了。这篇题为《外卖,正在灭绝我们的下一代》的文章,认为外卖业是塑料垃圾污染的罪魁罪魁,还在文末提出了包含抵制外卖在内的多项建议。

看到这样的文章,很多人的第一反映是“说得太对了”。相信不少年轻人跟我一样,把一日三餐的绝大部分交给了外卖业。外卖一次性餐盒大多是塑料制品,送一次外卖还需要至少一个塑料袋。可想而知,外卖所用塑料给环境保护造成了伟大压力。那些转发这篇文章的人,恐怕很多正是外卖的日常消费者。

但是,痛心疾首地自省之余,人们更有必要思考,泛泛地指责外卖业是否有助于解决环境问题。正如不开车不是治理雾霾的长久之计一样,在互联网外卖业转变许多年轻人生活方式的当下,要求人们不点外卖既不现实,也不公道。作为一个新兴产业,外卖满意了消费者的需求,也创造了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垃圾污染不是什么新问题。那篇网文缺少的正是对外卖与整体垃圾污染之间关联的论证。在互联网外卖发展之前,生活中大量塑料袋、塑料盒已经构成了严重的垃圾污染。现在,外卖毕竟在多大程度上加剧了垃圾污染,并没有科学严谨的统计。外卖的确是都市年轻人日常生活中频繁应用塑料制品的渠道之一,这些人同时也是互联网上的主流发声者,也许会因此夸张外卖造成的环境影响。如果把视线扩展到所有的产业,外卖导致的塑料产品需求增长未必有想象的那么多。

同样值得思考的是,如果没有外卖,与现在外卖相关系的污染会不会就此消失?会不会形成更大的挥霍?以更多的污染替代摆在眼前的一种污染,显然不是抵制外卖的正当理由。

对很少本人做饭的上班族来说,如果不点外卖,要么在单位食堂里吃饭,要么在街边餐馆填饱肚子,总之,为了满意就餐需求需要实体场合。且不管因此对城市空间资源提出了更多的需求,就餐者外出吃饭消耗的时间、精神成本也不容小觑,甚至造造诣餐时段更严重的交通拥堵等负面成果。外卖业发展以后,专业送餐员配送上门,在很大水平上减少了与就餐相关的浪费。

一种新产业的呈现可能带来新的污染,但并不意味着旧产业就是纯粹的天然环保。那种认为在农耕文明时代,人们“诗意的栖居”就毫无污染,只是一厢甘心的空想。举一个例子,在印度,现代化厕所的遍及率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和周边国家,多年以来,人畜粪便污染是让印度环境治理者感到头疼的问题。显然,只有现代化生活方式才干改变原始如厕方式的污染。

当然,我不是为外卖消耗大批塑料辩解,而是为了说明看待环保需要形成全局观点,不能被一种表面的、直观的污染“一叶障目”。而对于外卖污染自身,不断演进的技巧和办法,终究能够逐步减少餐盒、塑料袋的污染。

好比,以前一次性筷子多是木筷,生产筷子需要砍伐大量树木,现在,我们看到绝大多数一次性筷子都是竹制的了。竹子成长速度快,资源的可再生才能强,较好地解决了一次性筷子的生态损坏问题。同样,餐盒和塑料袋也可以被更先进的方法替换。

更重要的是环保理念和日常习惯。如果长期在工作单位吃外卖,是不是可以常备一套个人餐具,让商家不用供给一次性餐具?外卖平台也不妨通过价钱调节激励消费者准备个人餐具。对于塑料餐盒,假如把购置可降解资料纳入不可或缺的本钱,就不至于导致“垃圾围城”。

袭击一个新产业很简略,协调社会需求与环境维护之间的关联,却需要复杂和微妙的均衡。外卖知足了都市年青人的需求,是新产业和新生活方式的代表,令其为垃圾污染负主责并不公道。

Copyright 2012-2014 Powered by bx12z.com,本溪市第十二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.

本溪市第十二中学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3560号-2